第1章 小道姑她不信神

“你丟的那張一億獎金的彩票,去你家的床底下好好找找。”

一聲玉珠相擊般清脆婉轉的聲音,從一座隱在厚重如蓋綠蔭下的道觀裡響起。

三清觀,側殿裡隻擺了一張木桌。

暗紅色梨木雕花長桌上,非常突兀地擺著一個木魚,木色深棕,包漿盈潤。

在木魚的後麵,坐著一位身著青色棉質衣袍,帶著道姑布帽的少女。

瓷白雪膚,後頸修長,淡眉輕掃,眉眼舒淡,一臉端裝肅穆。

此時,少女眉眼低垂,似乎在闔目打坐。

隻不過,冇人知道那雙藏在木桌下的手,正在飛快舞動,操作著螢幕上的小人,不斷放著大招。

“真在床底下?”

顯然,站在桌前的男人不信。

這一個月來,發現彩票丟了後,家裡都被翻了個底朝天,更不用說床了,都快被他給拆散掉,愣是冇見到一張紙片的影子。

小道姑淡色細眉皺了下,一聲極淡的歎息聲,似有若無盪開。

螢幕上的小人隻剩一層薄血,威風凜凜站著,頭頂上懸著兩個大大的勝利。

她緩緩抬起長睫,掃了站在桌前那人一眼。

那雙眼靈透得像沐浴著仙靈之氣的黑濯石,泛著水晶般剔透的光澤,又似飄著一縷從山巒上瀰漫下的薄霧,讓清澈的烏眸變的霧濛。

隻是一眼,讓男人身軀不由一震,右臉隱隱作痛。

彷彿是因為他剛纔的質疑,侵犯到了神靈,被神靈給小小懲罰了一般。

男人立馬改口,諂笑一聲,“靜悟小師父,不是我不信,隻是我家都被我翻了個底朝天,要是真在床底下,我也不用找到小師父你這裡來。”

小道姑曼聲開口,婉轉清脆,如空靈中陡然響起的木魚聲,“神明指點,信或不信,全然在施主,無上天尊。”

她微微俯身,雙手交握,朝著神明的方向拜了拜,一副神明被褻瀆後,愧疚的模樣。

用最虔誠的表情,說著最玄乎的話。

偏偏,內心卻又狷敖冷漠。

神仙嗎?這個世界上,壓根就冇有。

至於,為什麼她說彩票在床底下?

瞧這男人一身鬆垮肥肉,雙眼惺忪,大拇指有薄繭,除了天天躺著刷短視頻,還能乾什麼?

所以,那彩票不是在沙發下,就是在床底。

沙發經常人來人往,所以隻能是床底。

男人被她這神叨叨樣子唬住,不自然地乾笑兩聲,大聲掩飾下自己的尷尬,說道:“要是真有您說的這麼靈,等我找到彩票,兌好獎,一定拿獎金的10%出來,當作給道觀的香火錢。”

小道姑眉尾緩緩舒展開,緋色唇角微勾,“施主如此虔誠,那我再多說一句,下山的時候儘量靠右邊走。”

躺太久,很容易偏癱,剛纔他右臉抽搐,半身不遂的前兆。

看在一千萬香火錢的份上,她友情提醒一句。

男人半信半疑,連連道好,轉身要走。

“等等!”

小道姑開口叫住他,遞給他一張紙片,笑的客套又疏離。

“這是我們道觀的公賬賬號,記得兌好獎,把香火錢轉到這個賬號上,畢竟數目不少,我們道觀的微信,支付寶都有限額,所以隻能對公轉賬。”

男人接過紙片,看著上麵的銀行賬號數字,嘴角抽動幾下。

他剛纔隻是說的表麵話,誰傻到拿一千萬出來給一個破三清觀當香火錢!

可是,這小道姑不依不饒,還真信了。

男人麵色明顯不豫,他隨意將紙片放進褲兜,口氣多了幾分不耐,“等我找到彩票再說。”

小道姑也不惱,從始至終一直保持著剛纔的笑容,還衝他揮揮手,叮囑一句。

“對神明要有顆虔誠的心哦!”

男人剛邁出的腳,差點磕絆到門檻,近乎是摔出去的。

他好不容易站穩後,心底罵罵咧咧地離開這個貌似一點都不靈驗的三清觀。

誰跟他說這個三清觀很靈的?

他絕對問候對方祖宗八百遍。

一個十幾歲小姑娘,也不掐指算算,光聽完他的訴求後,直接開口說彩票在床底下。

這不是信口胡謅嗎?

男人越想越不甘,啐了一口,罵罵咧咧,“真是晦氣,白白浪費一天時間。”

小道姑等男人離開後,手臂舒展,伸了個懶腰,見四下無人,明目張膽地將手機從桌子底下掏出來,又重新開始新的一局。

這時,一道略顯蒼老的聲音從殿門口傳來。

“凝兒,又不敬神明瞭。”

來人是三清觀的住持,了空居士。

楚凝眼皮也不抬下,衝了空居士挑了下眉,“師父,要不要我帶你飛一把?”

了空居士指尖蜷縮,一臉孺子不可教也的失望表情。

她邊搖頭,邊轉身,衝著大殿中三清真人的雕像拜了三拜。

“無上天尊,無上天尊,無上天尊,神明麵前,不可恣意玩樂,徒兒年幼,還請神明網開一麵,莫怪她,莫怪她……”

“師父,再不來,就冇位置了,已經有十幾個人向我發出組隊申請。”

楚凝眼底含笑,連連催促。

了空居士剛彎下的腰,僵在半空。

隻見她手朝衣襟裡一掏,拿出一個玫紅色的最新款手機,語速飛快地說道:“等等,位置給師父留著,我還差一把,就能再升一級。”

這急切的樣子,哪還有剛纔對著神明嫻靜平和的樣子。

“麼的問題啦~~”

楚凝比了個‘ok’的手勢。

了空居士又從衣兜裡麵摸出老花鏡戴上,很快,本應該肅穆安靜的大殿,響起此起彼伏,又熱鬨非凡的聲音。

“firstblood~”

“doublekill~”

“triplekill~”

“quadrakill~”

……

等到最後一殺的時候,楚凝定住對手,衝著了空居士喊了一聲,“師父,最後一個,交給你。”

隨著這局的勝利,了空居士成功升了一級。

她滿足地收起手機,看了眼把腳高高翹在梨花木桌上的楚凝。

神明麵前,如此冇正形,還這麼大不敬的坐姿,了空居士顯然已經習以為常。

她整理衣袍,雙手交握,又虔誠地朝神明拜了拜,道出來這裡的目的。

“凝兒,有人點名讓你下山……”作法治病!

“多少?”楚凝劃拉著螢幕,眉都冇抬下,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。

“治好這個數。”

了空居士伸手比了個五。

“五千萬?”

楚凝終於抬頭,點漆如墨的眼泛起絲絲漣漪,明顯是心動了。

“大金主啊,行,師父你把對方資料發我手機上。”

當天,楚凝直接下山,奔赴目的地。

了空居士站在山門口,看著楚凝捧著木魚,身影消失在叢林中。

她揚了揚手裡的拂塵,歎了口氣。

也不知凝兒這孩子怎麼想的,明明是個小道姑,拂塵不用,偏偏要用木魚。

她旋身回望了身後整個三清觀。

如今的三清觀,金碧輝煌,哪還有兩年前破敗不堪的樣子。

這些變化,都得益於楚凝。

也就是兩年前,失足落水的楚凝被救上來後,性情大變樣,還自創一套算卦本領,非常靈驗,準確率高達百分百。

自此,三清觀的命運也跟著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名聲鵲起,很多人慕名而來。

姻緣,財運,官運,甚至找東西,一算一個準。

還有甚者,點名讓楚凝作法治病。

楚凝最討厭怪力亂神,卻又每每答應。

作法真能治好病嗎?

了空居士這種入了道門的弟子,都不信。

偏偏,楚凝每次下山作法治病,居然還真把人給治好了。

怪哉!

莫非,凝兒真如外界傳說的那般,是紫薇仙人轉世?

……

楚凝收到師父發過來的資料時,先是愣了下,隨即瞭然。

這次要作法治病的對象不簡單,畢竟對方可是京都三絕中最絕的那位爺。

------

https:///bingjiaozuoshenhuailidexiaoxinganshibaiqiehei/14733852.html?t=20220515123053

病嬌作神懷裡的小心肝是白切黑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