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第二十四章

();

();聽著朱敬則的宣誓,我整個人一頓。

他的目光太瘋狂了,我有點怕。

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,不過更多的是興奮,這可是我第一次讓雄蜂進化那些自己進化小蜜蜂,不算。

雖然這個小蜜蜂比夢裡的差,冇有夢裡的好不過是第一個。

想了想溫柔扶起跪在地上的朱敬則拉他坐在床上,入手微涼如玉不是想象中的黏糊糊,下意識的摩擦了下,很嫩,很滑,控製不住的往上摸。

你要相信是手先動的手,不管腦子的事。

我跪坐在朱敬則邊上,可以好好的俯視他,那雙綴著點點星光的眼眸直直望著我,眉眼彎出好看的弧度,蠢蠢欲動地腦殼湊去,他身上真香。

“您……餓了、嗎?”朱敬則肌肉在顫抖那是興奮的,想要更多更多黏上去將最脆弱的脖頸朝我這邊湊了湊。“願、將……一切、甘……釀,奉、獻予您。”

“嗯。”被香味誘惑的有些餓了在食慾的乾擾下,我又站起來了“不要叫我您,不要叫我陛下,乖,叫我小名馨馨”

我早就像這樣做了,自己的名字纔有代入感啊!疊加音讓人聽起來可甜可y,輕輕的咬了下朱敬則的耳朵,耳邊隱忍的喘息聲,顫抖的身子,嘿嘿,惡趣味的加重,手上遊走點火不斷,之前的害怕不存在。

“唔”眯起眼,朱敬則喉中不自覺發出一聲。

“我們要隱藏,這裡不安全,一切要像之前一樣,懂了麼,我的小蜜蜂。”戳了戳對方的臉。

“唔懂懂了嗚”

差點忘記了還有任務,手上的動作停下來,拉回他的注意力“聽著我要你當上漢王,我要你建立大漢王朝其他七國冇有必要存在。”

他高大身子緊緊地貼在我懷裡,抱著我的腰,眼神裡充滿堅定,絲毫不猶豫“我將會遵循您的意誌,我的造物主。”

“叫馨馨。”掐住他的下巴。

“馨馨”飽含寵溺。

“這就給我的乖蜜蜂獎勵。”聽見想要的趕緊結束,一口下去,滿滿的肉香,好幸福。

朱敬則十分愉悅,幸福的眼眸蔓起霧氣朦朧模糊,心兒怦怦跳,身體很舒服的叫囂著。

六月的太陽失去了春天時的那份溫柔,熱浪滾滾而來。頂著一臉的妝同蘇雲也就是可可妹子去給王後孃娘請安。

早上得知王後要召見我,朱敬則比我這個當事人還緊張,一股腦把情況倒豆子一樣全說出來了,今天召見1我不過像見見我,2敲打敲打蘇雲,我們倆的表現都被王後知道了,蘇雲是王後親自選的事已至此還擺出一幅可憐的樣子,這不是打王後臉麼。

王後當初看好的兩人,怪不得宴會時那王後站在倆人,就是她們啊!

她們其中一人被朱敬則讓人設計落水選填了我進去,用朱敬則的話想天天見什麼什麼的。

昨天的事也是王後見他冇有價值了,想著大號廢了在練個小號,為了早日抱孫子,給他下的藥。

我不光知道這些,還知道很多很多,比如朱敬則的計劃是扮殘疾退出爭鬥,坐山觀虎鬥,還時不時火上澆油讓爭鬥更激烈。

在比如王上一直不待見他迫於趙家的勢力才封他為太子,其實是想封他喜歡的八子為太子。同樣王後對他的態度如同他的名字敬則,當他是太子培養,從小的都要保持著儲君的風度,要有儲君的學識等

這爹不疼娘不愛,獨自一人生活在後宮,智商逆天說的就是氣運之子。

心思流轉間,我就到了養心殿。

我倆規規矩矩的跪下:“王後孃娘安。”

我吞下氾濫的口水,偷偷瞄了一眼,王後孃娘果然是天生麗質,國色天香味道也是極好的,生出來烤鴨來的一定也是肉,控製不住自己多嗅嗅香噴噴回鍋肉的氣息。

王後打量著一番,一身藍色的翠煙衫,散花水霧綠草百褶裙,肌若凝脂,折纖腰以微步,呈皓腕於輕紗,眸含春水清波流盼。就是有點瘦,不知道能不能生出健康的孩子。“吳家的倒是個美人坯子,起來吧。”

“是。”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裡,看了一眼還跪著的蘇雲,果然臉色不好。

微微一笑道:“秀兒,給吳小姐看座!”

“謝娘娘。”又行了個禮,這是給可可妹子下馬威,腦子跟不上就按照朱敬則說的坐,一起按照王後意願走,木頭美人我擅長,好奇朱敬則說的禮物不知道是什麼?

親切的問“可讀過什麼書?”

“臣女喜愛看話本。”我乖巧的答,這點我從不騙人,彆把話本不當書,它就是我的精神糧食。

王後這回答倒是笑了:“一般大戶人家女子,賢良淑德的,則是會看女誡、內訓、女論語。有些注重才華的則會看些詩詞歌賦,到了你著,看上話本了,”

我如實回道“左右不過是打發時間。”

“可會些什麼。”王後早就調查過了明知故問,她就是想找個由頭羞辱蘇雲,如果不是敬則廢了,還輪不到她這個小宮之女。

我帶著幾分羞澀,羽睫抖了幾下繼續說“回王後孃娘,臣女對琴棋書畫一竅不通。”

“女子無才便是德,這學的多就想的多,就容易自命清高。”王後滿意點點頭,本來是想讓有小才女之稱的盧娟,和多纔多藝的蘇雲,事與願違,能成為未來王上的母親不是很好麼,有什麼委屈的,果然母親不能太聰明,就不好掌控。

蘇雲垂下頭咬唇跪著。

“好孩子你即使進了宮,好好安心服侍王爺,我兒命苦。”繡帕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淚。

“是”乖巧的點頭,你放心他一定好好服侍我。

“你放心,有什麼事和母後說,母後一定回給你做主。”

“是”我就是個複讀機。

“現在敬則這樣了,母後唯一念頭就是給他留個血脈。”

是羞澀點點頭,能生孩子我早就接那些任務躺贏了,還用你說。

“好孩子,越看你越覺得有眼緣,秀兒把今個送過來的首飾個挑些給吳小姐帶些回去。”

應道“喏”

“謝娘娘賞賜。”再次福身,我就是冇感情的複讀機,原來是首飾啊!我期待什麼,不是後宮經常賞賜人的東西麼,哎,有比冇有好。

好孩子,我兒命苦,有了你我也放心了,不像某些不身心的僅想有的冇的事。

“娘娘放心,我一定回好好照顧王爺的。”偷偷看了下可可妹子,穩如泰山,安安靜靜,不過眼尖的我看道,藏在衣袖裡拳頭是緊握的。

有點小可憐,要不要幫幫她?

那問題來了,我怎麼幫助她?

緊急時刻,在我快要想破腦子,一個小太監進來和宮女說了什麼,宮女一個傳一個,最終傳道王後這邊。

很好奇會不會傳錯,這種方法很想我以前看的綜藝節目一個遊戲,遊戲明已經忘記了,我笑的可開心了,最後一個人,得到的答案五花八門,答非所問。

注意到王後笑意濃濃,這是好事。

“我兒這是一刻也離不開你,你纔來這會兒就催促我放你回去,我也不敢留你,你快回去吧!”王後親切的開玩笑道。

“謝王後孃娘,臣女告辭。”微微屈膝,行了一個萬福禮,便轉身而去。

“臣女知道錯了,臣女之前是被鬼迷了心竅!如今總算明白了過來,臣女進了宮,就屬於娘娘殿下的人,還望王後孃娘饒了臣女!,”話音未落,蘇雲已然以額抵地,咚咚咚地磕起了響頭。

”你該知道,冇有你本宮還有其她人,隻是目前本宮不想一人獨大也不想宮女上位,隻要你懷上子嗣一切都好說。“心思百轉千回,冷聲道。

”是,臣女明白。

“那你下去吧,可要抓緊,時間不等你,吳小姐可是深得喜愛。”

“是娘娘,臣女告辭。”顫顫巍巍的起來告退,聽著這話心裡還是有信心的,要纔有纔要貌有貌,她可比那個木頭跟好,先前是她想錯了,才便宜了那她。

();

(https://www.bqkan8.openssl文學/99581_99581330/20229869.html)

();

www.bqkan8.openssl文學。:m.bqkan8.openssl文學

快穿你們聞起來很好吃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