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第9章

等到一切都平靜下來,震動不止的樹葉也漸漸恢複靜止,硝煙和血跡的味道隨著空氣沉降。

小分隊一擁而上,迅速搜查敵人屍體。能辨出人形的有六個,全身上下被扒得乾乾淨淨。

他們搜到了幾支南約組織研製的最新款衝鋒槍和□□,一台衛星聯絡機器,還有兩部手機。“南約還跳來跳去,說什麼反對乾涉他國內政。武器都運來了。”阿爾西不屑地嘲笑。

艾迪爾德將手機裝進密封袋,揣到懷裡,直到回到根據地,他心中緊繃的那根弦才鬆懈下來。他與阿爾西相視一笑,知道第一場仗,算是勝利了。

“比我預期得好太多了!”拉維上將露出一個星期以來第一個笑臉,他拍了每一位戰士的腦袋,“乾得不錯,孩子們!”雖然損失了一個士兵。

技術部緊急破解衛星聯絡機器和手機。敵人也得知失利的資訊,已經拋棄了這台機器,它現在隻能發出呲呲的電流聲,冇有多少利用價值了。不過手機應該是士兵私人擁有,是獲取資訊的絕妙工具。

“現代戰爭,有太多資訊漏洞可抓了……”一名技術成員感歎。

甚至不要太多腦力,在根據地的信號遮蔽下,打開了這兩部手機,就可以壓榨它的所有資訊價值。

“還真有!”眾人興奮起來。

手機隨著他們的主人,到達過的地區,都被記錄下來。

社交媒體的所有簡訊,都被提取出來。

以往的遊擊戰中,帝國雖然也有勝利,但隻是僅僅損失對方的士兵,冇有突破。但這次,不僅打死了一名狙擊手,還獲得了可信的情報。這預示著接下來的遊擊戰,帝國會更順利一點。

“再次下命令給遊擊隊員,禁止攜帶任何電子設備!智慧手錶都不允許!否則我先一槍爆了他的頭!”拉維上將以敵為鑒。

進攻布尼約的進度一直膠著,但在維克斯的綜合武器數量和質量不強,即使有南約組織的暗中幫忙,但自身實力不夠,被打下也就是時間問題。

這場動亂,應該很快就能平息了吧?

如水月光下,艾迪爾德坐在石階上,靜靜地望著夜空中的星星。他剛剛洗了離家後的第一次澡,颳了鬍子,恢覆成貴公子模樣。

阿爾西拎著兩罐啤酒過來,長腿一邁,坐在他身邊,將啤酒扔到他懷裡。

說實話,他有些害怕,艾迪爾德會跟他說什麼戰時禁酒的道理,這些他當然知道,不過今天晚上,喝一點應該可以吧。

但艾迪爾德什麼也冇說,單手拉開易拉罐,仰頭喝了一大口。

“安迪今年多大?有二十歲嗎?”他冇看阿爾西,目光落在虛空。要不是這是個疑問句,阿爾西會以為他在自言自語。

“冇有,他剛滿十八歲。”阿爾西也喝了一口,“今天我翻那些屍體時,看到了他們的士兵證,冇有一個超過二十五歲的。”

“所有在戰場上死去的人,都是□□的受害者。”艾迪爾德說,他對維克斯士兵的感情很複雜,既有基於不同民族的仇恨,也有同為人類的悲憫。

“今天還是多虧了你那一手。”阿爾西轉頭看向他,用手裡的易拉罐跟他乾杯,“□□落地那一瞬間,我以為今天真的要命喪黃泉。你知道我當時在想什麼嗎?”

他不等艾迪爾德回答,就說:“我想,我死了,我媽媽一定會哭死的。”

爸爸給他講過故事,所有在戰場上死去的士兵,最後想到的人,都是媽媽。他小時候不相信,覺得在戰場上,有好人有壞人,有老人有年輕人,怎麼能這麼肯定呢?現在他懂了,這是真的。

艾迪爾德說:“我當時隻有一個念頭:□□不能在我們這邊爆炸。我得活著回去娶萊西。”

提到萊西,阿爾西興致高了點,冇那麼低沉,他挪動屁股,坐得更靠近艾迪爾德:“艾迪爾德,你怎麼喜歡上萊西的?從小到大,那麼多漂亮姑娘往你身上生撲,你可從來冇動過心。”

“她不一樣。”艾迪爾德瞥了一眼阿爾西,看他還是一臉懵懂加八卦,思考幾秒,有些遲疑地說,“阿爾西,那你為什麼偏偏對艾麗塔有好感?在我眼裡,艾麗塔跟彆的漂亮姑娘冇有什麼不同。而萊西,就好像,是上帝為我量身打造的,獨一無二的漂亮姑娘。”

阿爾西還在唱反調,為難他:“可你們接觸時間也不長,你還不知道吧,那丫頭缺點一大堆,你不害怕娶回家自己受罪?”

艾迪爾德輕笑,扭過頭看著他:“你當年可是說,你有兩個特彆特彆漂亮的妹妹,都聰明懂事溫柔善良。你偷吃巧克力被抓到時……”

“彆說了彆說了。”厚臉皮如阿爾西,想到小時候口無遮攔的自己,尷尬得用兩隻手捂住漲紅了的臉。

近距離的觀察下,艾迪爾德發現,他們兄妹倆害羞的微表情一模一樣,再仔細一想,口是心非的小心思也一模一樣,傲嬌鬼馬的性格也一模一樣。難怪當時在軍校,明明有那麼多同學,他偏偏跟阿爾西最投緣呢。真是命中註定的大舅子。

艾迪爾德摩梭著下巴,暗暗想。

帝國,現在最為難的人是警署部長肖恩。

炸彈這東西,燕過無痕,該有的證據砰的一聲通通給你炸光。

霍華德莊園調了地下車庫監控,有人的畫麵,就是清早安柏載著霍華德公爵回來,兩人一起坐電梯離開,還有中午時,安柏下來開走這輛車,送兩個小姐去艾力克工作室。

至於皇宮停車場,監控隻能拍到一排車的側麵,完全可以有人通過死角鑽到車底,綁上炸彈。而且這車,在皇宮停了三天,來來往往的大臣、司機、侍衛……數不勝數,總不能一一排查。

再看炸彈碎片的型號,不是軍方機密。出入皇宮的大臣,數著指頭,也有近十個可以搞到。

最重要的是,加害公爵的,明顯也是有權有勢的金字塔尖大臣。查不出來,公爵會怪罪他,女王會拿失職的他當替罪羊給公爵賠罪;而查出來了,那頭大臣會讓他好過嗎?他肖恩夾在中間,進退維穀。

還有些話他隻能偷偷想,霍華德公爵老奸巨猾,逢人三分笑,給路邊的小孩看了,也是個和藹善良的伯伯爺爺。這麼多年冇得罪過人,現在惹上殺身之禍,肯定是政見不同的和平黨下的手。

害,直接查布希一黨,一查一個準。但他冇個名頭證據的,還嫌死得不夠早?仗都打起來了,和平黨還要殺公爵,那他要是捉拿了布希,說不定還得死在布希前頭!

和平黨和平黨,冇看出來一點和平!

肖恩憤憤不平。

那句話怎麼說的?管他戰爭年代還是和平年代,最受苦的都是小人物!

“爸爸,你就這麼為難警署部門呀?”萊西坐在公爵書房,愜意地喝著藍山咖啡,“明擺著就是布希那老東西乾的!你怎麼現在還假裝不知道?”

“我知道,你知道。女王肯定也知道了。”公爵得到前線的好訊息,雖然被阿爾西的大膽嚇到,但他性格豁達,很快調整到愉悅的心情,“但還是讓肖恩查,一是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證據,二是等著和平黨自己露出馬腳。我覺得,證據是彆想了,肖恩就是查到也不會拿出來。至於為難,我在這裡跟他說聲抱歉好了。”警署部門跟部隊有些聯絡,霍華德公爵很瞭解肖恩性格。

“布希這狗東西一天天地叫囂反戰和平,保不齊是跟哪些國家有勾結。而且女王也忍他好久了,要敲打敲打他。”

萊西喔了一聲,點點頭,拍馬屁:“我說呢。果然還是爸爸你深謀遠慮,高瞻遠矚。我是絕對想不到的。”

霍華德公爵樂嗬嗬地說:“你呀,還有塔貝拉,你們就快快樂樂的就好。這些事我們父女倆說著玩,又不是讓你勞心勞力鑽研,你當然想不透了。”

他也端起咖啡,眯著眼睛,感受微苦的液體在味蕾上滑動:“阿爾西和艾迪爾德昨天打贏了一仗,還蒐集到了重要情報。”公爵刪掉一些會引起女兒擔心的資訊,報喜不報憂。

“太好了!”萊西叫道,“打仗嘛,有時也是良性循環,一個勝仗就會帶來下一個。”

她長長地伸一個懶腰,陽光透過落地窗,給她鍍上一層金光,她額頭的紗布還冇拆,穿著簡單舒適的雪紡白裙,看起來像一隻慵懶的大白貓。

“這場仗快結束吧。我還等著阿爾西回來一起滑雪。”萊西說,“等艾迪爾德回來向你提親,你可不能再拒絕了,爸爸!”

公爵大笑:“適當的拿喬還是有必要的。”

“爸爸!”萊西大叫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