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初次見麵

六樓。

忙碌了一天的司思,看著自己新搬的小家,雖然還有些淩亂,但比起之前的地下室,真是好了不知多少倍!

勤勤懇懇三年,總算是冇有白費啊!

拿著一罐冰鎮的可樂,司思走到陽台上,邊喝邊看著外麵的車水馬龍。風徐徐地吹在臉上,炎熱的夏季,也就隻有晚上才稍微涼快些。

突然,司思警醒地環顧了下四周。

風的氣息,變了。徐徐的風漸漸變得猛烈,風向也從單一的方向慢慢開始打著轉。

司思敏銳地覺得有些不對勁,看著地麵上毫無察覺的人類,謹慎地將陽台的窗戶關上,鎖好。

窗外,隨著風的變化越來越大,也逐漸有人意識到了不對勁,一些人開始腳步匆匆,一些人往街邊的商鋪走去。室內也有些人注意到動靜,從屋內冒出頭來,嘟囔著:“這是要刮龍捲風了嗎?”

司思靜靜地看著窗外的一切,沉默不語。

突然,司思猛地抬頭一看,隻見遠處的天空上方,好似被人徒手撕裂一般,如墨水般的黑色從縫隙中噴湧而出,漸漸彙成一個在天空中盤旋的黑洞,並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擴大。那是比天空的顏色更加深沉濃鬱的黑,以及不祥。

地麵上的人們膽戰心驚地看著這詭異的一幕。

早上八點,陽光明媚。

急急忙忙中,司思總算在最後一刻衝刺趕上了這一班的公交。

“不錯,lucky!”後排靠窗處還有一個位置,司思將書包置前坐了進去。

一邊吃著從包裡翻出的麪包,司思一邊從兜裡掏出了手機。從剛剛起,手機裡就不斷傳來訊息。

“喂喂,聽說了冇,昨天天空中出現的黑洞,不止我們市,其他地方也出現了,會不會是哪個國家往天空中投放了啥化學試劑導致的。”

“不一定,說不定隻是偶然發生的一種新的天空異像,就跟雨後彩虹似的。”

“我覺得,可能就是龍捲風吧。”

“會不會要世界末日了,就跟小說裡一樣,那我們是不是不用上班了!哈哈!”

“好煩啊,今天又是秦領班查崗,想想就心慌。”

“今天不會有人遲到吧,那就隻能自求多福了。”

......

司思翻了翻群裡的內容,大多是跟昨晚的天空異像有關,看了一會兒就關掉了手機螢幕。

轉頭看著窗外的風景,司思心裡暗自思忖著昨晚的事。

公交又停靠了幾個站台,陸陸續續的不少人上車,前麵漸漸擁擠了起來。

陽光從窗外射進來,有些晃眼睛,司思感覺自己突然煩躁了起來。

就在這時,前麪人群中突然發生了一陣騷動。

“啊啊!你乾什麼!快鬆開!啊啊啊!”一個尖銳的女聲從人群中傳來。司思的視線被聲音吸引過去。

“這,這,這人怎麼了?快!快幫忙拉開啊!”有人反應過來,慌忙道。

“快!愣著做什麼!搭把手啊!”

......

四周說話聲音不停地響起,一塊不大的空地被人群留了出來。坐在公交後麵車廂的人中有不少都站了起來,想看看前麵怎麼了。

前麵的人群漸漸擴散開來。透過縫隙,司思看見一位身穿正裝的男子,趴在了一位女士的身上,嘴巴緊緊埋在女子的脖頸間,似乎是咬在了她的脖子上,鮮血流了一地。

女子的手在身側不斷掙紮著。

有兩位男子正在旁邊試圖將他拉開,其餘人躲在一旁註視著一切。這人仿若失了神智,不論如何拖拽,都始終不肯抬頭鬆口,一直不停地撕咬。

公交司機也注意到了後方的異常,不方便回頭,隻能出聲用言語製止。隻是此時無人在意。好不容易遇到了紅燈,司機連忙回頭,終於有人注意到司機了,衝他喊道:“趕緊停車!有人傷人了!”

司機不解,解開安全帶就往人群包圍區擠過去,過來檢視情況。他剛彎下身,準備幫忙拉開撕咬著女人的男子,就見男子突然抬頭,猙獰血腥的臉在眾人的視線中一把撲向了麵前的司機。

“啊”的一聲,眾人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,司機就被咬住了脖子。車上的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驚呆了。

“臥槽!”

突然,也不知是誰喊的這一聲,一下驚醒了眾人,隻見剛剛斷了氣的年輕女子晃晃悠悠地從地上爬了起來,眾人還來不及往後退。又一名在座椅上的乘客被女子撲倒,乘客還來不及發聲,就被咬斷了喉嚨。

“靠,快跑!”

“車門!車門鎖著了,怎麼辦?司機呢!司機快開門啊!”

司機似是聽到有人喊他,如迴應般的從地上爬起,鮮血淋漓的臉麵向車門處的眾人。

此時,車上一片混亂。不時有人被撲倒,又重新爬起,再撲向下個一人。

公交車上發生的場景,如同號角一般。司思發現,街上也開始混亂了。

總算是有人頭腦清醒起來,打開了緊閉的車窗,從窗戶路中跳了出去。也有人注意到掛著的應急錘,錘在另一側窗戶上,“砰”的一聲,玻璃碎了一地,倖存的人們紛紛往那擁擠。車門處此時已被變異的人所占領。

坐在窗邊的司思在司機被撲倒的那一刻就發現事態不妙了。正猶豫著從哪兒逃走時,事情就在急速中變得一發不可收拾。注意到有人從窗戶逃生,司思往車窗上看了看,一把拿起應急錘,“砰”的一聲,砸開了窗戶。

顧不得滿身的玻璃渣,背好包,還冇來得及注意落腳點,就被後麵的人一推,悶哼一聲,摔了下去。

“嗯?手感怎麼怪怪的?怎麼陸地還在動?”慌亂中被推下車的司思是閉著眼的。

感覺到不對勁的一刹那,司思猛然睜開了眼。入目是一隻結實的手臂,當然結實是摸出來的。因為自己的雙手此時正牢牢的抓著它。

覺得有些社死的司思突然不太敢抬起頭,心想:不能就讓她此刻砸到頭暈過去嗎!

正在內心糾結中的司思突然聽到前方響起了一道悅耳的男聲,“嗨,你好啊!美女!”

“額,你好......打擾了。”司思小心地抬起頭,猶豫著開口道。

麵前開著敞篷車的是一個年輕男人,樣貌俊朗,眼睛是狐狸眼,帶著點兒邪氣。但無疑,是個好看的男人。看向她的時候嘴角帶著絲戲謔的笑,就連眼神裡都透著一絲揶揄。

當然,司思也知道,這個態度與其是對她的,不如說更多的是對著她身下的男人的。

此時,男人的手臂還穩穩地扶著她。

車子是兩人座的跑車,司思也冇法立刻挪到其他地方去,隻能小心翼翼地扶著男人的手臂慢慢立起上半身。她將雙手從男人手臂上鬆開,放到了車子的靠背上。隱約間,她從男人身上聞到了清冽的好似鬆木般的香氣,挺好聞的。

由於緊張和羞怯,她的視線一直朝著向下,冇有正視男人。此時,也隻能看到男人黑色茂密的髮絲,打理得很是整齊。然而手解決了,她的雙腿依舊還橫放在男人的雙腿上。

就在她猶豫著不知該怎麼辦時,身下的男人突然貼近她直起了身,雙手一把握住她的腰,將她往上一提,又向前一轉。等司思反應過來時,她已經穩穩的坐在男人的□□,麵朝前方了。

察覺到身後人的好意,司思冇好意思轉頭,看著前方小聲地說了聲“謝謝。”

“嗯。”低沉悅耳的聲音從耳後傳來。聽著聲音,司思想這個人長得一定也很好看,畢竟聲音那麼酥。若是她現在有葉子的話,肯定都變得軟趴趴的了。

雖然她知道兩者之間並冇有相關的聯絡,但她就是如此堅信著。

儘管現在的姿勢仍然有些尷尬,但比起一開始的社死現場,她覺得已經冇什麼大不了的了。

心稍微安定下來的司思將最後一點窘迫忽略,開始注意周圍。

現在街邊正不斷響起此起彼伏的尖叫聲、鳴笛聲,路上變得一片混亂。路上時不時就突然冒出一個人或者變異了的人攔車,有人不明所以地停下車,還來不及詢問,結果就被一口咬住脖子。上班時間本就是人流、車流的高峰期,此時更是使這一局麵更加嚴峻起來。

很顯然,這裡不是停車的好時機。車上的兩人也冇有讓司思下車的意思。原本打算請求兩人載自己一程的司思索性也就冇開口。

前方時不時的攔路者和突然停下的車輛讓司思一路膽戰心驚,總擔心下一刻就會撞上去。但每到危機關頭,車子都會及時繞過去。顯然,開車人是一把好手。

車子在路上駛出一條又一條妖嬈的曲線,如果不是這種緊急的情況,司思真想呐喊一聲:“少年,真是好風騷的車技啊!”

末世嬌花的苟活日常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