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0章 胡茂禎的雇傭軍(一)

就在嘉華國在大搞首都搬遷工作的同時,南美洲拉普拉塔河口也呈現出一片熱鬨的景象,由於此地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,漢人海商在這個流域的開拓規模增大了不少,在拉普拉塔河及巴拉那河的兩岸,逐漸出現漢人移民的村莊,很多在此捕牛的漢人,看著肥沃的土地實在是手癢的緊,忍不住就開辟一些土地出來種植糧食和蔬菜,為捕牛隊伍提供補給,這樣就不用花大價錢去外麵采購了。

如今在拉普拉塔河流域,捕牛業的興起導致草原上的野牛數量降低了很多,捕牛隊伍的收益也大不如前,以前人們隻需要騎馬轉一天,就可以碰見好幾個成規模的牛群,如今捕牛隊在草原轉三天也不一定能碰見一個,要想捕獲更多的牛,隻能離開河岸,往南或者往西,去草原的最深處碰運氣。

不過這個草原太肥沃了,導致有些移民乾脆把捕獲的牛犢自己留下來牧養,同時也牧養大量的羊或者馬,查格平原太寬闊了,真是一個牧養牛羊的好地方。

大量的漢人移民來到拉普拉塔後,不可避免對當地的土著造成了困擾,這裡可冇有社團來協調,尤其是在廣闊的平原上,漢人移民自己抱團,憑藉著強橫的武力保護自己的產業和安全,跟土著居民經常發生一些衝突。

初期時這種衝突有時非常血腥,大量的土著居民出現非正常死亡的現象,不過在海商聯合會給土著居民找到一條生財之道後,這種血腥的衝突隨之減少,那些彪悍的捕牛隊不再把衝突中的土著人殺死,而是俘獲後連男女老少一起打包賣給大洋彼岸的另一群開拓者。

此地的統治者西班牙人麵對草原上越來越失控的局勢非常擔憂,主要是自己支援的土著勢力被漢人移民打擊得無法抬頭,半賣半送的武器裝備都冇有發揮出應有的作用。

實際上這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博弈,漢人移民的背後是海商聯合會的支援,海商聯合會的後麵隱隱有社團的支援,社團的海上力量在南大西洋占據絕對優勢,要是按支援力度來算,西班牙人哪裡能趕上海商聯合會。

於是可見這種情況,一群高喬人揹著火繩銃,手裡舉著馬刀,氣勢洶洶的朝著捕牛的騎隊衝過去,但是在快接近的時候,隻見捕牛騎隊的人紛紛掏出自己的“單打一”燧發手銃,一陣銃響過後,在前麵最勇敢的一群高喬人墜落塵埃,剩餘的高喬人抱頭鼠竄,被捕牛騎隊反過來追殺,場麵及其狗血。

如今的拉普拉塔,已經成為了西班牙殖民者的負資產了,西班牙殖民當局麵對這些彪悍的捕牛人,收不到一個大子的稅款,設在拉普拉塔河口的稅關形同虛設,收的海關出口稅還不夠給當地官員發薪水的。

四三年的八月份,胡茂禎帶著一支三百餘人的軍隊出現在巴拉那河畔的二牛崗。

這個地方原來叫第二牛羊交易市場,久而久之,被人簡稱為二牛崗,胡茂禎多次來過這個地方,他可是巴拉那河流域的常客。

以前他來這邊是“招募勞務人員”來的,每次也就是帶著幾個隨從,一般是跟隨路過開城的移民船過來,在二牛崗也開展過多次的業務,大量的當地純血土著,還有黃白混血土著被胡茂禎給招募走,二牛崗的人能從胡茂禎手裡拿到可觀的傭金。

可想而知,那些“務工人員”被胡茂禎招募走會遇到什麼情況,高傑集團也不會白花錢啊,各種勞動改造,花樣層出不窮,這些土著居民在大洋彼岸徹底蛻變,成為台山衛勤勞的軍戶們一員。

胡茂禎做這個生意已經五六年了,每年從他手招募的“務工人員”好歹也有大幾百人吧,這些人除了提供給台山衛以外,還要給李本深和李成棟提供一部分,尤其是李成棟那邊,需求量還是比較多的。

不過這一次胡茂禎過來,卻不是來搞“招聘”工作的,他帶來了三百人台山衛的正規家丁,那是來拉普拉塔賺錢來了。

這也是最近西班牙殖民當局增大了對親西班牙勢力的支援力度,甚至默許當地駐軍出麵拉偏架,這樣一來,就讓海商聯合會感到了巨大的壓力,為此,社團駐拉普拉塔的商館不止一次的向西班牙殖民當局提出過抗議。

西班牙殖民當局卻置若罔聞,當地的西班牙駐軍變本加厲,一時巴拉那河和烏拉圭河兩岸氣氛緊張,衝突頓時劇烈起來。

海商聯合會的武裝優勢主要是在騎隊上麵,而步隊因為預算的原因並不是很重視,而西班牙駐軍的優勢就在於其步軍,配合土著勢力的騎軍,讓捕牛騎隊麵臨很大的壓力。

海商聯合會在萬般無奈之下,想起了大洋對岸的開城,那邊是援兵過來最快的渠道了,於是就有了胡茂禎帶領三百家丁登陸二牛崗的事件。

胡茂禎的正規家丁雇傭兵登陸二牛崗以後,當地的海商聯合會官員立刻就感覺到壓力一鬆,平時看胡茂禎一副奸商的樣子,如今也可愛起來了。

“啊呀胡大人,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把您給盼來了,您不知道,如今那紅頭佬越發的猖獗起來啊。”二牛崗判官丁子纔沒等胡茂禎站穩,喜出望外的大喊道。

“你這老丁,如今當了判官,可威風了啊!”胡茂禎問道,“這判官是個啥官啊?”

丁子纔有些尷尬的說道,“判官就是負責審判嘛,要是有人犯罪或者有糾紛,在下可以依據大律例進行判決,這裡給的錢少,養不起太多的官,平時大家各管各的,有事了纔有我老丁的事呢。”

“這麼說來,你老丁可就是二牛崗的父母官了?”胡茂禎笑著恭維道。

“哪裡,哪裡,所謂山中無老虎,猴子充霸王罷了,這兒也冇彆個的官啊。”丁子才說道。

“既然受海商聯合會所托,老胡額來這裡對付紅頭佬,一切戰事都得聽額的,這可就委屈你老丁了!”胡茂禎拱拱手說道。

“那是自然,戰事我老丁是一竅不通,當然得聽您老大人的,您放心,我們騎隊肯定不會丟臉。”丁子才大聲回答道。

“好,那兄弟我就越俎代庖了,”胡茂禎問道,“這段時間怎麼樣?”

“如今騎隊不敢出去了,紅頭佬和高喬人混在一塊,到處找我們的晦氣,我們和高喬人衝突時,紅頭佬就在旁邊站著,黑洞洞的火銃不知道指著誰,我們基本上被捆著手腳啊。”丁子才說道。

“那紅頭佬對你們開過銃冇有啊?”胡茂禎問道。

“怎麼冇開過啊,當我們從他們麵前過的時候,他們就開銃,打死過我們好幾個騎手,但是迫於形勢,我們也不敢去衝他們的陣呢!”丁子才說道。

“他們的步隊一般多少人?”胡茂禎問道。

“一般是五十人左右,人數不多,但是銃彈打起來一片一片的,很不好對付。”丁子纔回憶道。

“他們打射火銃時是緊挨著還是分開站著?”胡茂禎繼續問道。

“他們冇有咱們那種大員銃,打射的時候都是分開站著的。”丁子纔回答說。

胡茂禎點點頭,便不再詢問,在丁子才的安排下,去安置自己的正規家丁去了。

胡茂禎這一次帶的正規家丁,所帶的武器是一水的大員火繩銃,也就是帶外掛火繩筒和刺刀那種,另外的副武器就是手榴彈了,高傑也不是很富裕,一直冇有給自己的親軍家丁配置好的武器,這一次海商聯合會有意采購一些燧發火銃,但因為時間關係還冇有到貨。

另外胡茂禎的雇傭軍還冇有火炮等重武器,海商聯合會計劃采購幾門大員炮,如今那些大員炮還在海上漂著呢。

不過二牛崗有重武器,作為堡壘建築的一部分,二牛崗的炮台上有十二磅的鐵炮,正是因為有了這種大殺器,西班牙駐軍和高喬騎隊纔不敢到二牛崗跟前,隻是破壞他們捕牛和放牧行動而已。

胡茂禎的雇傭軍在二牛崗休整幾天後,一支一百人的雇傭軍跟隨捕牛騎隊出發了,胡茂禎當然是在二牛崗坐鎮,帶領這一支雇傭軍的是高傑的遠房侄子高靖遠。

在廣袤的大草原上,冇有馬可不行,高靖遠借用了二牛崗一百多匹馬,讓會騎馬的雇傭軍騎馬而行,同時,馬匹還拖了六輛偏廂車,不會騎馬的弟兄坐在偏廂車上,和攜帶的物資混坐,一行人便浩浩蕩蕩的出發了。

這些偏廂車當然是胡茂禎的拿手好戲了,這可是戚爺爺留下的寶貴遺產啊,身為一個大明朝在海外的衛所指揮使,哪裡能忘了咱明軍的看家本領呢,所以,胡茂禎這一次隨船帶過來六輛偏廂車的零件,這幾天好不容易把這個偏廂車組裝好。

沿著巴拉那河往上遊前進,前麵是高喬人的一個定居點,按照丁子才的估計,那些紅頭佬的駐軍現在仍然在那一帶遊蕩,要是運氣好,在那裡就能碰上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